MobX 与 Angular 1.x

MobX 是个好东西,熟悉 Vue 的同学应该会很亲切,Vue 中有这样一个机制:数据(data)的内容是 observable 的(借助 getter/setter),在组件 render 或计算 computed 的值时,被使用到的 observable 数据会被作为本次推导过程(render / compute)的依赖被记录下来,当这些依赖发生改变(被 set)时,对应的推导过程被自动触发…

全篇

新年快乐

烟花@腾冲和顺

晚十点的天空竟然还能看见连绵的云,大半的星被遮住,腾冲 2016 年的最后一个夜浸透了浓烈的压抑。

两个男孩的组合唱着自己的歌,让我想起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快十一点的时候,开始有酒客上去台抢住麦克风哼唱。间隙中说到来年的祝福,所有人都会振奋起来。大叔末一句“跟往事干杯”,坐在桌边的人跟着一起吼完,热烈地给自己给别人鼓掌,然后举起来杯子。大叔唱得很好,在大家鼓励之下,继续唱到“在很久很久以前,…

全篇

第一本书

React 全栈

关于前端的“新东西”们 中说到过:

我会专门写一篇文章讲我对 React 的思考,我希望我的思考能够像这篇文章一开始说到的那样,让更多的习惯了传统前端开发方式的工程师能够感同身受到 React 所解决的痛点,并喜欢上 React 或者一些可能比 React 更优秀的解决方案。

文章最后还是没憋出来,上半年工作之外的时间几乎全放在了这本书上 — 《React …

全篇

意识模糊

色达佛学院

题图色达佛学院。

甘南回来后开始持续加班,简直要意识模糊。忙完这阵去柬埔寨吧,好想看吴哥窟的石头,还有被周慕云藏起的话。

9 月 25 日

长久以来我都缺少对进食的热爱,最近更是如此。每次坐到饭点,就泛出多年前该交作业的感受,满是无奈,好像吃什么都行,然而又什么都不想吃。不过因为有在尽量坚持锻炼,所以不得不强迫着自己去找肉。好多人以为我喜欢吃鸡蛋,实则是因为鸡蛋作为蛋白质来源,相当廉价,而且相当省事。有时我羡慕那些对吃有着下意识的热情的人,他们可以很自然地一边做事(或者无所事事),一边吃点什么;他们可以穿过整个甚至好多个城市,只为尝…

全篇

川北公路

每天的川北公路,七点、八点、九点,到零点,每个点都是不一样的所见。

跨过日子把时间接起来,便成了一段不休止的镜头。看天色变得暗淡,灯亮起来,小店门前停下吃饭的人多起来;接着天色彻底黑了,灯火越发通明,填饱肚子的人踏上归程;然后安静了,店家开始打烊,半条街暗下去;最后行人极少,24 …

全篇

关于夏夜

与其翻来覆去还不如扯扯淡呢。

久违的体验是,夏夜 — 嘈杂的安静,高处 — 住了张江最高楼的 25 层,开了两端的窗户风就会自己进来,以及自然风 — 总是有点暖暖的。

那时在老家,这种晚上就该是在没有扶手的桥面,没有护栏的楼顶,铺了凉席,带了蒲扇,躺着,坐着,跷起二郎腿,村庄里的风不受阻拦,蚊蝇都被吹得不见,虫鸣蛙声被夹带过来,还有桥下的水声,摸黑撑回去的小船,长蒿划过河面,落在岸旁的土里、砖…

全篇

Stateless functional components 以及 PureRender

Stateless functional components 以及 PureRenderMixin 是 React 开发中很重要的两个概念,二者实则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大多数人来说很难理清它们的关系。本文目的是搞清楚这两个概念,顺便澄清一个很广泛的误解,并分享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Stateless functional components(SFC) 是什么

Stateless …

全篇

关于前端的“新东西”们

前边一段时间微博上前端界的论战可谓沸沸扬扬,主要争论的点在于要不要学习并使用层出不穷的新工具、新框架。作为一个(勉强还算)“资深”的前端工作者,这个问题也困扰了我很久,一方面,对于前端已有的知识体系的了解与掌握让自己一度觉得大道在手,天下需求再不出我掌握;另外一方面又隐隐觉得触摸到了瓶颈,一段时间内进步的缓慢让自己感到焦虑。对于新的工具、框架,我既会觉得他们解决的不过是一直以来已有的工具、方法论…

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