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的逻辑

選擇雞蛋的幸福 找不到雞蛋的不幸

“良知”是道德层面的,形式(犬儒也好,刻奇也好)是哲学层面的,而“鸡蛋与高墙”的隐喻,

也許是因為道德從來不是他這比喻的核心,這個比喻的核心是審美的,其力量也來自於審美。

自然你怎么说都好像很有道理。正如基于三个正交的向量,结合适当的比例,可以组合出三维空间内任意方向的结果向量。文人从来都是这样,掉了一地的书袋,逻辑上还是破绽百出。

然而关于这一隐喻“其力量也來自於審美”...

全篇

难念的经

92 年 7 月 2 号,我生在江苏的一个小村子里。在村里小学念书时,大姑父在学校里教书,稍有点脸面,所以我跟堂妹文头一道,得以早一年入学。从那时候开始,我身边的人大多会比长自己一或两岁。相比之下,自己总是看上去小一些,青涩一些。这个烦恼一直伴随着我,直到我告别学生生涯。

初中的时候去老家派出所办身份证,当时系统并不完善,需要当场录入出生信息。爹给报了个 91 年 7 月 3 号,于是身份证上,还有...

全篇

佛祖与 Sheldon

在希腊左巴里,让“我”感到“平静而安稳”的佛祖与牧人的对话,说:

牧人:我有一个温顺忠实的牧羊女。多年来她就是我的妻子;我夜间与她合欢而感到幸福。那你,天啊,你可以下雨啦,尽量下吧!

佛祖:我有一个温顺而自由的——灵魂。多年来我训练它,教它与我共欢乐。那你,天啊,你可以下雨啦,尽量下吧!

这让我想起 TBBT 中,Sheldon 为 Howard 的婚礼致辞:

The need to find anoth...

全篇

季度四时,温差之景

如果你愿意,石径也可以听出来别样的人文向的关怀。可是一句“与你听风声,观赏过夜星”,就把“但是到今天,旧居迁拆清”也好,“新都市闹哄声,代替了宁静”也好,统统出卖。最后还是你侬我侬,落了俗套。不过这俗套,岂不正是港乐的魅力所在。

很难忘掉的是晚归在 Pokhara 的雨季,跟 Sofia 一起唱起,“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可是人哪会没有羁绊,不曾拴了链子的家犬尚且知道归去住处,何况蝇营狗苟...

全篇

复杂 Web 应用的状态管理

上周五在公司分享的话题 —— 复杂 Web 应用的状态管理。演示文档在这,分享视频在这,参考了贺老介绍过的高桥流简报法。后续会把分享的内容整理成文章,照例这里占坑先。

低耦合让项目 scale well,可是有时候适量的耦合又可以让开发更便利,我们在一遍遍的实践中寻求着平衡。自己的技术追求,会不会变成别人的负担,就像曾经他人做过的那样;在做架构的过程中,这样的担心与日俱增。

下午从 X 座顺了瓶 go...

全篇

拜托

一大盆的衣服,半个钟头就洗完。熄了指示灯,像一言不发等候表扬的少年。拜托,这次你真的有,很认真、很用心地洗吗?

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像我一样呢?

Let you win

末两句喃喃自话般的 let you win, let you win… 听得人心里头发堵,这感觉像不会改变中的古筝,也像西湖的那句 — 再也没有倒映的月亮。最近的口味越来越向妖艳贱货的方向倒去,戴上耳机就心心念全是 surprise me! surprise me! 再也淡定不住。

想周末找点事做,瞧上了东极岛,在蚂蜂窝查的时候竟遇见极好的一篇文章,胆小者出了海,读完满是“竟有这样的游记”的惊喜,忍...

全篇

MobX 与 Angular 1.x

MobX 是个好东西,熟悉 Vue 的同学应该会很亲切,Vue 中有这样一个机制:数据(data)的内容是 observable 的(借助 getter/setter),在组件 render 或计算 computed 的值时,被使用到的 observable 数据会被作为本次推导过程(render / compute)的依赖被记录下来,当这些依赖发生改变(被 set)时,对应的推导过程被自动触发(...

全篇

新年快乐

烟花@腾冲和顺

晚十点的天空竟然还能看见连绵的云,大半的星被遮住,腾冲 2016 年的最后一个夜浸透了浓烈的压抑。

两个男孩的组合唱着自己的歌,让我想起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快十一点的时候,开始有酒客上去台抢住麦克风哼唱。间隙中说到来年的祝福,所有人都会振奋起来。大叔末一句“跟往事干杯”,坐在桌边的人跟着一起吼完,热烈地给自己给别人鼓掌,然后举起来杯子。大叔唱得很好,在大家鼓励之下,继续唱到“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拥有我”...

全篇

第一本书

React 全栈

关于前端的“新东西”们 中说到过:

我会专门写一篇文章讲我对 React 的思考,我希望我的思考能够像这篇文章一开始说到的那样,让更多的习惯了传统前端开发方式的工程师能够感同身受到 React 所解决的痛点,并喜欢上 React 或者一些可能比 React 更优秀的解决方案。

文章最后还是没憋出来,上半年工作之外的时间几乎全放在了这本书上 — 《React 全栈》。早先我以为我会写一本偏文字的书,...

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