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客厅的灯泡坏了。我从 18 年搬进去,到现在四年了。卫生间的灯坏过两次,厨房、卧室还有客厅都没有。那天客厅灯坏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感觉自己老了。”

降噪耳机与纯真博物馆

结束了几天的徒步行程,我们在日出时坐客车离开拉伯村。太阳从山后露出头,光线洒在黄绿色的山坳里;炊烟升起自零星的斑驳的村落,染出金色光晕;客车颠簸在坑洼的机耕路,抱着山腰旋转,阳光在旋转中照进车窗;耳朵里听到的却不是鸡鸣狗吠,亦不是拥着草木摆动的山风,或客车与山体撞击时的颤动,而是揪心的 Lost Control,疲惫的 The Time Has Come。降噪耳机塞紧耳道(正如 VR …

全篇

定义

逸山咖啡

题图逸山咖啡

我喝过最好的澳白是在汇智楼下,店叫逸山。汇智的后门是开放的广场,场子中间搭起来矮矮几个棚子,咖啡店就在棚下边。

去楼里吃午饭,店就在入口的右手边,朝里面可以看到墙上发着光的字:

You are what you enjoy.

程序员说设计模式喜欢谈生产者-消费者(producer-consumer pattern),所以这句话在我看来差不多就是在说

What you …

全篇

Break in Pandemic

Glacial Lake

题图梅里冰湖

所有的光芒都向我涌来
所有的氧气都被我吸光
所有的物体都失去重量
我都快已经走到了所有路的尽头

我睁开眼睛、摘下耳机时,车正停在香格里拉塔中塔的旁边,当天稍晚点时候这辆车会把我们送到飞来寺,在那里见识过多云清晨的日照金山后,我们一头扎进金山—卡瓦格博,晚上到达雨崩村。

迪庆州的民房好多裹了玻璃,把本来露天的院子、门头给包起来;先前在甘南、阿坝时还没有这样的印象,不知是地方…

全篇

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

题图修复中的巴黎圣母院。

加德满都的地震发生在 15 年 4 月 25 号,谷地大片古建筑遭毁,无法完全还原;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拆简重建是 17 年 4 月份,实则从 16 年下半年便开始进行;果洛年宝玉则 18 年 4 月 10 号开始全面关闭,恢复开放时间未定;巴黎圣母院的大火是在今年的 4 月 15 号,至今仍是满身的脚手架;而在科伦坡针对游客的连环爆炸袭击是随后的 4 月 21 …

全篇

路线标记法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喜欢步行,能不搭车的时候绝对不搭车。最近就走得很多,佛罗伦萨、巴黎这些,所以主要是在城市里,穿街走巷那种。

大部分时候走呢,都会有个大概的目标,比如从罗丹美术馆到蒙帕纳斯大楼,大概两公里的脚程:从美术馆的北门出来,先往东到巴克街,右转,沿着巴克街往南,一直到跟沃吉拉德街、雷恩大街还有 Rue du Regard,共四条路交叉的路口,再沿着雷恩大街朝西南方向走大概 500 …

全篇

重置

重置是一个极诱人的选项。

Dota、War3 的魅力很大一部分在此:每一局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与过去无关,只看当下。

当迷茫困惑的时候,当问题变得糟糕,能想到的手段都尝试无果的时候,如果有一个重置的按钮,一切从头开始,事情会变得简单许多。生活并不会像游戏那么完美,何况即便游戏,还有老手与新手的区别;不过问题总可以从源头解决,抛弃一些过往,找到当初的岔路口,选择另一个选项。于是生命便像极了深度优先…

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