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度四时,温差之景

如果你愿意,石径也可以听出来别样的人文向的关怀。可是一句“与你听风声,观赏过夜星”,就把“但是到今天,旧居迁拆清”也好,“新都市闹哄声,代替了宁静”也好,统统出卖。最后还是你侬我侬,落了俗套。不过这俗套,岂不正是港乐的魅力所在。

很难忘掉的是晚归在 Pokhara 的雨季,跟 Sofia 一起唱起,“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可是人哪会没有羁绊,不曾拴了链子的家犬尚且知道归去住处,何况蝇营狗苟、驱去复返的自己。所以若看到他人身上有自己不及的不羁与放纵,尽可寄托了心愿,如灵魂附身般,同去远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