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赶考拾

有一天的城铁比往日晚到了了十多分钟,还有一天早上根本没有来,举着喇叭的工作人员在站口的高处使劲说着什么,我被人潮挤到离入站处隔了百米长队伍的地方。前方的人都在努力往更前方挤,更前方的靠在横栏上翘首以盼。身旁的穿黑色羽绒服的女人对着电话大声说,“我觉得自己被糊弄了!”然后四周的人挤得越发厉害,黑色羽绒服举着电话的手落下来捂住了包,“不过没关系,这不是第一次了。”

我后来听说那天好久都再没有列车来,我挤...

全篇

进京赶考玖

秦地气候可畏,本非江南可比。

那天的风从西边刮过来的时候,卷了看不清的沙石草木,直直地往城里钻,整个长安里看去,一派暗无天日。好几个队的墙卫顶着呼啸而来的石块、树干把西门严严实实地关上。风便撞在城门上、院墙楼宇上,无不散落一地。又来一阵,便再落一地。后半夜风停的时候,整个城完全地安静下来,像睡死了过去。

早上西门再打开时,堆作了小山似的土堆在拉开门的墙卫眼里缓缓坍塌下来,当时便埋死了数个目瞪口呆的。

后...

全篇

进京赶考捌

东西并不多,下午很快收拾完,从报社出来的时候太阳还挺高。不过路上人很多,住处离得又远,行李再归置一番便不早了。

晚上的店里很安静,来的人都是附近住,上菜也不快。

“如今哪行容易,莫不是看人脸色的,仰人鼻息的,要么规规矩矩弄,上头满意了,读者骂你,知识分子批你,你粉饰太平,你拍政府马屁;要么越了雷池半步,于是叫成异见分子,一句话,还得老老实实认错、改过。大家都知道,都想有个变通。不过我是实在没看懂这北上...

全篇

进京赶考柒

“咦,和尚你也来天机楼么,莫非找酒喝?”

“非也非也。”

“那是找肉吃?”

“哪里的话,和尚是老实和尚,过来找点花生米。”

“找花生米做什么?”

“回去,阿弥陀佛,下酒。”

“下酒的话,花生米哪里比得上吹牛。”

“有理。”

“不妨过来坐。”

“你坏了和尚花壶,赔么?”

“不好。”

“那不坐。”

“刚刚我们说到哪?”

“长安很冷。”

“实在是很冷。”

“所以酒很好。”

“相当不错。和尚你不是不坐么?”

“这个酒壶和尚过会带回去,算你...

全篇

进京赶考陆

“你听过雪的声音没?”

“没。”

“不妨听一听的。”

“我以为雪是没有声音的。”

“有的。”

“哦?果真有的?”

“有的,很轻很轻。”

“哦?果真是很轻的。”

“有时候也很吵,很吵很吵。”

“哦?果真是很吵的。”

“你能不能别这么说话?”

“好。”

“那年我在苏州城东的一个老宅子里,陪一只叫阿猫的猫。我印象里的的苏州,雪从来都没有停过。那时候整个城都被盖上了好厚的一层,我知道的所有人都躲在自己的被子里醒来再睡着。天特别地...

全篇

进京赶考伍

江南是其实挺小的一块地方。以前人总是比较惜字如金,比如黄河不叫黄河,叫河;长江不叫长江,叫江;所以江南也不是长江以南,确切的讲,是”长江下游以南局部地区”。江南的颜色总是黑白的,最多带点瓦青。灰的白的衣着,粉的黛的屋顶围墙,青灰色的墙角,还有天色,晴朗时惨白惨白的,风雨欲来便翻出来看不见尽头的乌云,抬头是如墨的黑。

苏州是一座江南的城池,也是黑白的,文艺的叫法叫水墨的。苏州的天气大多数时候相当不错,...

全篇

进京赶考肆

玄奘讲这些的时候,正在浇花。他本来就很小的眼睛在阳光下眯起来,表情平和而慈祥,要多像得道高僧就有多像。

“所以你就跑这躲着?未免太不爷们了。”话音刚落,花壶带着四溅的水珠砸过来,李白赶紧躲开。

“你才不爷们,”玄奘浇花大业没法继续下去,愤恨地盯着李白,“你全家都不爷们!”

“不是你自己说么,天底下人都不信你那套,只好躲起来跟自己玩。”

“扯你的犊子…那是我一年前的境界。”

“…你在长安城捉了多少妖怪?升级升...

全篇

进京赶考叁

玄奘回到长安,是长孙皇后去世后的第九年。

时近傍晚,天气相当地不错,玄奘的心情很复杂。

从还没看见长安城的时候,他坐在马背上的身子就开始发抖,并没有人发觉。陪他回来的不是十六年前跟他一起离开的面孔。两个抬经书的天竺人,还有一个进了大唐地界执意要加入他们的驿吏,他听说玄奘的行程,一路上吵着要跟从玄奘修行。他背着两个人的行李,玄奘便端坐着,拽紧了缰绳。

依然是在夕阳下的轮廓,再见到的长安散发着陌生的宏伟,与...

全篇

进京赶考贰

李白斟满一杯,道,“我现在才知道,王甲当年不过是在胡吹牛逼”,

“牛逼看来也是有效果的,”

“牛逼可不能把一个活人吹进长安来。”

“怎样才能?”

“得他自己乐意来,”

“你乐意么?”

“我自然是乐意的,”

“我不是跟你讲我们每天晚上去他家门口听牛逼么?”

“是这样。”

那天并不是个很热的夏夜,乘凉回来,李白直挺挺在凉席上躺着。蚊子成群结队地嘶叫,叫得差不多了就俯冲直下,然后被拍死。后来没节操的蚊子越来越多,快要把...

全篇

进京赶考壹

李白是个喜欢做梦的人。如果你经常做一件事情,而且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的话,他们就说你很“喜欢”。李白曾经号称梦里边有仙人指导他,在他解释跟其他支书的争论屡屡获胜的状况时。那会他不能说你们太笨了,那样也许他真的会当晚一觉睡去醒不过来了。
李白的父母也不会想到多年之后会有另一个李白从碎叶一直跑到长安,写了几首诗便震惊朝野。所以李白之所以叫李白是有偶然性的。不过必然性也是有的,如果你知道李白生的那天正下着大雪...

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