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 you win

末两句喃喃自话般的 let you win, let you win… 听得人心里头发堵,这感觉像不会改变中的古筝,也像西湖的那句 — 再也没有倒映的月亮。最近的口味越来越向妖艳贱货的方向倒去,戴上耳机就心心念全是 surprise me! surprise me! 再也淡定不住。

想周末找点事做,瞧上了东极岛,在蚂蜂窝查的时候竟遇见极好的一篇文章,胆小者出了海,读完满是“竟有这样的游记”的惊喜,忍...

全篇

新年快乐

烟花@腾冲和顺

晚十点的天空竟然还能看见连绵的云,大半的星被遮住,腾冲 2016 年的最后一个夜浸透了浓烈的压抑。

两个男孩的组合唱着自己的歌,让我想起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快十一点的时候,开始有酒客上去台抢住麦克风哼唱。间隙中说到来年的祝福,所有人都会振奋起来。大叔末一句“跟往事干杯”,坐在桌边的人跟着一起吼完,热烈地给自己给别人鼓掌,然后举起来杯子。大叔唱得很好,在大家鼓励之下,继续唱到“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拥有我”...

全篇

意识模糊

色达佛学院

题图色达佛学院。

甘南回来后开始持续加班,简直要意识模糊。忙完这阵去柬埔寨吧,好想看吴哥窟的石头,还有被周慕云藏起的话。

全篇

9 月 25 日

长久以来我都缺少对进食的热爱,最近更是如此。每次坐到饭点,就泛出多年前该交作业的感受,满是无奈,好像吃什么都行,然而又什么都不想吃。不过因为有在尽量坚持锻炼,所以不得不强迫着自己去找肉。好多人以为我喜欢吃鸡蛋,实则是因为鸡蛋作为蛋白质来源,相当廉价,而且相当省事。有时我羡慕那些对吃有着下意识的热情的人,他们可以很自然地一边做事(或者无所事事),一边吃点什么;他们可以穿过整个甚至好多个城市,只为尝尝...

全篇

川北公路

每天的川北公路,七点、八点、九点,到零点,每个点都是不一样的所见。

跨过日子把时间接起来,便成了一段不休止的镜头。看天色变得暗淡,灯亮起来,小店门前停下吃饭的人多起来;接着天色彻底黑了,灯火越发通明,填饱肚子的人踏上归程;然后安静了,店家开始打烊,半条街暗下去;最后行人极少,24 小时便利店的招牌,伴着洗脚足浴的灯光,照亮灰色砖块的与水泥的路面;这像极了一个打着瞌睡的人,他话语少了,声音带着疲倦,手...

全篇

关于夏夜

与其翻来覆去还不如扯扯淡呢。

久违的体验是,夏夜 — 嘈杂的安静,高处 — 住了张江最高楼的 25 层,开了两端的窗户风就会自己进来,以及自然风 — 总是有点暖暖的。

那时在老家,这种晚上就该是在没有扶手的桥面,没有护栏的楼顶,铺了凉席,带了蒲扇,躺着,坐着,跷起二郎腿,村庄里的风不受阻拦,蚊蝇都被吹得不见,虫鸣蛙声被夹带过来,还有桥下的水声,摸黑撑回去的小船,长蒿划过河面,落在岸旁的土里、砖上,然后...

全篇

清醒

无谓的忙碌酿出的的充实感,比空虚更危险。

一塌糊涂的睡眠以及各种奇怪的梦

最近没有一天早上醒来不是昏昏沉沉的,大概是赶上各种事,脑袋有点转不过来,夜里边的闲时计算资源于是也被利用起来,躺在床上一闭眼睛就跟搁电影院似的,画面、人物依次闪过,竟然还能凑成狗血情节。

所以如果能让自己少想点东西,应该会是个不错的技能。

乱说

它的时间,脾气,耐心,能做的,终究有限的,本来也没人做的周全。

它偏要学了偶像,它执了心念,无缺的偶像,尽美的心念。于是重负了,紧绷了。于是自我了,沉寂了。喜不能泣,怒不能斥,痛不能言,言不可诳,性不可乱,乱不可形于色。于是如履春河,如步悬丝,纵是应付了,免不得日渐不支,精疲力竭了;然后失手了,摔落了,还要回头望冰河长索上未及消散的英姿,反复念或曾有的无私的宏伟的心愿,终了想来也必长叹奈何。

只是初心...

全篇

看不惯的

最近“一个”看的还不少,牢骚也积得颇多了,寻机便发一下。

尤其是许多最后署了“xxx 青年作家…”的文章,最大的共同点便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口吻,我真的很受不了。

什么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口吻?我努力地总结概括一下:

  1. 过分地追求不带情感的、“超脱”的语言。典型表现就是短句化、平淡化的行为描述、言语陈述,比如:

    邵毛毛说,新婚快乐。

    嗯,我说,新婚快乐。

    什么感觉?哇好深沉好淡定。是的,你生活中会这么说话?你见...

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