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

题图修复中的巴黎圣母院。

加德满都的地震发生在 15 年 4 月 25 号,谷地大片古建筑遭毁,无法完全还原;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拆简重建是 17 年 4 月份,实则从 16 年下半年便开始进行;果洛年宝玉则 18 年 4 月 10 号开始全面关闭,恢复开放时间未定;巴黎圣母院的大火是在今年的 4 月 15 号,至今仍是满身的脚手架;而在科伦坡针对游客的连环爆炸袭击是随后的 4 月 21 日——都在四...

全篇

路线标记法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喜欢步行,能不搭车的时候绝对不搭车。最近就走得很多,佛罗伦萨、巴黎这些,所以主要是在城市里,穿街走巷那种。

大部分时候走呢,都会有个大概的目标,比如从罗丹美术馆到蒙帕纳斯大楼,大概两公里的脚程:从美术馆的北门出来,先往东到巴克街,右转,沿着巴克街往南,一直到跟沃吉拉德街、雷恩大街还有 Rue du Regard,共四条路交叉的路口,再沿着雷恩大街朝西南方向走大概 500 米,就...

全篇

重置

重置是一个极诱人的选项。

Dota、War3 的魅力很大一部分在此:每一局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与过去无关,只看当下。

当迷茫困惑的时候,当问题变得糟糕,能想到的手段都尝试无果的时候,如果有一个重置的按钮,一切从头开始,事情会变得简单许多。生活并不会像游戏那么完美,何况即便游戏,还有老手与新手的区别;不过问题总可以从源头解决,抛弃一些过往,找到当初的岔路口,选择另一个选项。于是生命便像极了深度优先的搜索...

全篇

Graffiti on the Train

Graffiti on the Train

题图雅典的地铁,让我想起一张专辑,专辑名就是 Graffiti on the train

瞅过的材料里提到雅典的地铁,都是欲言又止的语气,强调小偷很多,不建议乘坐。而遇到的外国友人倒都是该坐坐,在雅典的后来几天乘过几次,总是提满了戒心,做万分防备;甚至在进站后特意观察找寻形容猥琐的对象,以便代入小偷的角色,做重点防范;然而大概眼力劲儿太差,并不成功。

地铁(包括车站里)几乎没有信号,偶尔的时候 eS...

全篇

垃圾

你还记得伊东十二月的花火大会,

那天去修善寺的巴士。

放弃是最轻易也是最难。

纯真博物馆

Istanbul

站在于斯屈达尔的渡口向对岸看时,伊斯坦布尔欧洲区的上空,总有一架飞机安静划过。阿塔图尔克机场就在离市区二十公里远的地方,我是在经过塔克西姆广场的时候,发现的第一架飞机。

书里提到的房子就在欧洲区的贝伊奥卢。把纯真博物馆带到那栋红色的房子,在第 548 页盖上芙颂耳坠形状的印章,把换取的门票插进书里变成书签,大概是我做过的最文青的事情。在土耳其境内我们坐了三趟飞机,还是没能把书读完,而真正感受到它的不...

全篇

博斯普鲁斯

跟母亲坐在划艇上,博斯普鲁斯的山丘色彩在我看来并非某种外光的折射。据我看来,屋顶、梧桐和紫荆、海鸥迅速拍动的翅膀、船库半塌的墙——全都闪耀着某种由内发出的微弱光芒。即便在最热的时候,穷人家的孩子们从岸边跃入海中,此地的阳光也不完全驾驭景观。夏日傍晚,当染红的天空与黑色神秘的博斯普鲁斯连在一起时,海水飞溅的浪花,拖在划过其中的船只后头。但紧邻浪花的海面却是风平浪静,其色彩有别于莫奈的莲花池那般变化万...

全篇

旺铺转让

有趣的是,贴上“旺铺转让”的,十之八九称不上“旺铺”。

正如谎言,并非都是为了让人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