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ffiti on the Train

Graffiti on the Train

题图雅典的地铁,让我想起一张专辑,专辑名就是 Graffiti on the train

瞅过的材料里提到雅典的地铁,都是欲言又止的语气,强调小偷很多,不建议乘坐。而遇到的外国友人倒都是该坐坐,在雅典的后来几天乘过几次,总是提满了戒心,做万分防备;甚至在进站后特意观察找寻形容猥琐的对象,以便代入小偷的角色,做重点防范;然而大概眼力劲儿太差,并不成功。

地铁(包括车站里)几乎没有信号,偶尔的时候 eS...

全篇

垃圾

你还记得伊东十二月的花火大会,

那天去修善寺的巴士。

放弃是最轻易也是最难。

纯真博物馆

Istanbul

站在于斯屈达尔的渡口向对岸看时,伊斯坦布尔欧洲区的上空,总有一架飞机安静划过。阿塔图尔克机场就在离市区二十公里远的地方,我是在经过塔克西姆广场的时候,发现的第一架飞机。

书里提到的房子就在欧洲区的贝伊奥卢。把纯真博物馆带到那栋红色的房子,在第 548 页盖上芙颂耳坠形状的印章,把换取的门票插进书里变成书签,大概是我做过的最文青的事情。在土耳其境内我们坐了三趟飞机,还是没能把书读完,而真正感受到它的不...

全篇

博斯普鲁斯

跟母亲坐在划艇上,博斯普鲁斯的山丘色彩在我看来并非某种外光的折射。据我看来,屋顶、梧桐和紫荆、海鸥迅速拍动的翅膀、船库半塌的墙——全都闪耀着某种由内发出的微弱光芒。即便在最热的时候,穷人家的孩子们从岸边跃入海中,此地的阳光也不完全驾驭景观。夏日傍晚,当染红的天空与黑色神秘的博斯普鲁斯连在一起时,海水飞溅的浪花,拖在划过其中的船只后头。但紧邻浪花的海面却是风平浪静,其色彩有别于莫奈的莲花池那般变化万...

全篇

旺铺转让

有趣的是,贴上“旺铺转让”的,十之八九称不上“旺铺”。

正如谎言,并非都是为了让人相信。

少还是多

也许简洁是错的,紧抱简洁则大错特错。

我们说系统的简洁时,我们说 Less is more,说 KISS;我们说理论的简洁时,我们说 Ockham’s Razor,说“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基于极少的假设,简单的几条公理,通过组合推导,演绎出大千世界,纷繁万物,这样的思维游戏,简直令人心醉神迷。

与其武断地说简洁是正确的,或是强调简洁的形式美,不如功利地说简洁是可接受的,对掌握有限资源与能力的智慧友好...

全篇

文人的逻辑

選擇雞蛋的幸福 找不到雞蛋的不幸

“良知”是道德层面的,形式(犬儒也好,刻奇也好)是哲学层面的,而“鸡蛋与高墙”的隐喻,

也許是因為道德從來不是他這比喻的核心,這個比喻的核心是審美的,其力量也來自於審美。

自然你怎么说都好像很有道理。正如基于三个正交的向量,结合适当的比例,可以组合出三维空间内任意方向的结果向量。文人从来都是这样,掉了一地的书袋,逻辑上还是破绽百出。

然而很有意思的是“其力量也來自於審美”...

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