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5 日

长久以来我都缺少对进食的热爱,最近更是如此。每次坐到饭点,就泛出多年前该交作业的感受,满是无奈,好像吃什么都行,然而又什么都不想吃。不过因为有在尽量坚持锻炼,所以不得不强迫着自己去找肉。好多人以为我喜欢吃鸡蛋,实则是因为鸡蛋作为蛋白质来源,相当廉价,而且相当省事。有时我羡慕那些对吃有着下意识的热情的人,他们可以很自然地一边做事(或者无所事事),一边吃点什么;他们可以穿过整个甚至好多个城市,只为尝尝某家食处;对我来说,跑去一个城市可以有的最无用的理由无非是走两步,边走边发呆。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你要瞧一张脸多久,才能记住一天;又要瞧多久,记住一周、一个月、一年…验证这个问题是一个比较让人挫败的过程,我不知道我是高估了自己的,还是大家的记忆力。要是有人也验证了,麻烦告诉我,我想比较看看。

虽然我记忆力越发捉急是不争的事实😔。人的精力太容易被塞满了,所以需要一些调度的策略,打上优先级然后排序是最简单的选择了,而事实是,如果事情的工作量符合了正态分布,仅有的几件事会占掉极多的精力,这样其余的绝大部分的事情,你会表现得像低龄儿童。优化策略是个需要反复尝试、调参的过程。忘了从哪天开始我发现自己不可能面面俱到,从那之后我的记忆力就开始表现得很糟了,幸而还有日历软件、行程安排软件,还有纸笔,所以没有它们,我会活成什么样呢?

有一个说法叫做,所有的问题都可以通过增加一个层来解决,这是以轻微的整体复杂度的增加换取局部复杂度降低的过程;还有一个说法叫做,限制自己,从而获得更强大的能力,这是以减少自由度为代价换取一致性的过程;而我们把本该属于自己的职责交出去,交给别人,或者别的生物、非生物,也是一件类似的事情,剥离职责然后可以更专注,失去的是控制力与可靠度,得到是局部的深入与整体更大规模的可能性。如果用公司、政府代入这里的个体,我们看到问题异化成了开放平台还是垂直整合的问题,横向与纵向在几乎一整个人类历史里你来我往,可见答案绝不容易达到,我们只能不停地在肉眼能及的局部做 trade off。于是你会联想到那个在雪地里走直线的故事,可悲的是我们永远看不到足够远,所以我们永远都是错的。

林夕给张国荣写过好多歌词,其中有一首说到,“做孤雏只许洁身自爱”,涤净羽毛,少做思想,才是正途。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