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赶考玖

秦地气候可畏,本非江南可比。

那天的风从西边刮过来的时候,卷了看不清的沙石草木,直直地往城里钻,整个长安里看去,一派暗无天日。好几个队的墙卫顶着呼啸而来的石块、树干把西门严严实实地关上。风便撞在城门上、院墙楼宇上,无不散落一地。又来一阵,便再落一地。后半夜风停的时候,整个城完全地安静下来,像睡死了过去。

早上西门再打开时,堆作了小山似的土堆在拉开门的墙卫眼里缓缓坍塌下来,当时便埋死了数个目瞪口呆的。

后来官方证实了这是匈奴人发动的攻击,匈奴人的骑兵俗称一阵风,三五成群奔驰开来常有气流激荡,不足为奇。不过据官员推测,组织这般阵势,至少整个匈奴的战马累得抽筋;与此对应的是,大唐仅仅损失了几个墙卫,实在是大振人心。

墙卫死的那个早上,土堆坍塌动静太大,城门口来来往往、忙着把院里的土石搬去路上的人全都抬了头在瞧,塌完了没安静一会人群就炸开来,像溅了水的油锅,有看得分明的妇人尖叫死人了,靠的近的小孩吓尿了一身,张开来半天嘴从喉咙里挣扎出凄厉继而嘹亮的哭嚎,男人咽了口唾沫纷纷大骂晦气。李白就是这时候从土堆上爬了起来,挂着一身的布条。他很认真整了整衣服,顶着一堆不安的眼神,一点一点地滑下来,然后开始兴奋地打量这个城市。这个时候官方的通知还没有到,穿的破也不至于太不被待见,不过很快他被狂风吹进城的事,整个长安都知道了。至于后来发现他是个书生,是在城里弘福寺的门口,那时候大家把他围在中间,打算绑起来交给官府。他从进了城就开始享受的目光,因着新贴上墙的告示的缘故,变得义愤填膺、跃跃欲试。后来他拦住一个看上去比较文弱的,

“此处可是长安?”

人群又炸开来一次,炸完后李白被结结实实地围在中间,围着的人无不怒发冲冠,等着谁高喊一句打倒匈奴这就动手。李白方在自忖虽尘土满面,难掩英姿勃发,不想此地民风彪悍如斯,受惊之下不由面作土色,腿如筛糠,直欲束手就擒。

那天的风据说是有了大唐国以后刮过最厉害的一次。长安城大小房屋院落,无不遭殃,屋子里待不下去,第二天一大早跑到大街上晃荡的人也要比平时多些。玄奘一出弘福寺门便撞上好大一群。

“和尚来了。”一旁有人喊,然后人群让出一条道来。

“阿弥陀佛,施主好生面善。”玄奘捏定佛珠,微笑道。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