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赶考伍

江南是其实挺小的一块地方。以前人总是比较惜字如金,比如黄河不叫黄河,叫河;长江不叫长江,叫江;所以江南也不是长江以南,确切的讲,是”长江下游以南局部地区”。江南的颜色总是黑白的,最多带点瓦青。灰的白的衣着,粉的黛的屋顶围墙,青灰色的墙角,还有天色,晴朗时惨白惨白的,风雨欲来便翻出来看不见尽头的乌云,抬头是如墨的黑。

苏州是一座江南的城池,也是黑白的,文艺的叫法叫水墨的。苏州的天气大多数时候相当不错,是白色的。李白到苏州的时候天就是白色的,不过那天天气不行,满眼的雪恣意挥洒。

半边街是苏州的一条小巷,叫半边街是因为确实只有半边。一面城墙堵在巷子的半腰,城里半截,城外半截。城墙披了厚厚的一层雪,比平时更高了几分。李白在城墙下边思考了很久,发现实在翻不过去,它比一般的围墙要高一点,文化人一般都不爬那么高的。所以起码得找个城门,高五丈宽三丈,有两个以上看上去很威武的卫兵看守,要使劲推才慢慢悠悠、吱吱呀呀打开的那种。不过雪把回头的路都埋了起来,李白在城墙下边着急,进退不是。

半边园是半边街中间的园子,叫半边园是因为确实只有半边。一面城墙堵在园子的半腰,城里半座,城外半座。今天一早醒来时城墙已经披了厚厚的一层雪,比平时更白了几分。主人披了衣服在园子里看雪,几个小孩在一旁堆起一个好大的雪人,雪人瞧他们,他们就瞧回去,瞧到那个雪人不好意思。这时候院门被吱吱呀呀地推开来,一堆的雪落在探进来的脑袋上,白色的脑袋往里边看了几眼。跟着是一个人挤了进来。小孩都瞧着他,披着大衣的也转过头来。“冻死我了”,白色脑袋说。

张三是一个商人,只卖别人不卖的东西,顺便买别人不买的东西,比如半边园。张三给李白来了碗热气腾腾的粥,还有件看上去就很暖和的大衣。“你是进京考试的,我是买卖东西的,以后你若做了官,我若做大了生意,免不得要互相帮忙。”张三上下打量了半天,“我在城东有一处老宅子,你不妨过去落脚。”

阿猫是一只猫。遇见它的时候,李白刚进屋子。夹着雪花的风从镂花窗户钻进来,李白哆嗦着生起一盆火,借着火光才看清楚躺着的阿猫。他尖叫着跳起来,猫被吓了一跳,赶紧也直起身,隔着火盆,死死盯着他,李白于是不敢轻举妄动。对峙了一会,李白在耐心上占了上风,阿猫没忍住打了个呵欠。李白被突然张开的血盆大口吓得半死,毅然回头一猛子扎进苏州的风雪里。

柳巷是一条很老的巷子,跟苏州所有的巷子一样,长得仿佛永远走不到头。走在柳巷的时候,李白开始回忆那个很冷的六月份的清晨,他上了车打了个盹,然后就被带到了十二月份的苏州。秋天就像他长衫外口袋的钱币,一不小心就丢了。如果这样走下去,打个盹,是不是会就走到来年的春天。那时候天气一好起来便可以往长安去,想到这里李白的心情又愉快起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